more more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的位置:首页> 党群工作 纪念刘晓生同志专题
向刘总学习什么
发布:2013-10-28   浏览次数:

(文/冷冬灵)

刘总离开了我们,我们在悲痛和惋惜的同时思考应该向他学习什么。

我认为有两点最值得学习。

第一,对工作的赤子之心,顶着压力做好技术工作。刘总从云南项目部的管理人员到地调院的总工这几年,是地调院地勘类项目快速增长,也是他业务快速提高的时期,他作为地调院的技术管理人员,在项目的工期、质量、投入、用人等方面有自已的看法,经常与行政管理人员、同事有争议,有时争议很大。再者,他是一个典型的技术型人才,技术至上,说话耿直,经常无意中得罪别人。他的一些很好的想法得不到实施,认为应该重视的工作、应该重用的人员得不到重视,自已应得到的待遇得不到,还经常遭别人的非议。且不说谁对谁错,总是影响情绪的。他常有一肚子的委屈,愤愤不平,但他绝不会因此影响工作,任劳任怨,委曲求全,完全一颗亦子之心。一边发着怨气,一边老老实实地加班加点。照样出差,写报告,安排工作有条不紊。他作为院的核心技术人员,掌握最重要的图纸和资料,他有足够的筹码兑换自已的条件,但他从不这样。在生活中,他是个心高气傲,总不服输的人,在工作和技术方面却像一个极听话的乖乖女,从不撒花招,踏踏实实。

第二,不受专业约束,工作需要的就学。他本人在大学里学的是古生物专业,初到地调院做的是地质调查,后来做岩土工珵,工程施工,再后来做地调院副总、总工。在做总工时,他不是一个发号司令的空头行政长官,他读很多书,学很多专业知识,地、物、水、化等专业都学,连做幻灯片都学。一路走来,他并没有死抱着自已的专业等待机会,甚至根本忘了大学时学的是什么专业,而是工作中需要什么就着手学什么,不管这个专业与大学所学专业还是与上一个岗位所用专业差距是否十万八千里。需要的就马上学,不拘过去。这样使他在地调、岩土工程、工程施工等方面打下专业基础,同时为新专业的学习提供了思路。很多人知道他后来在总工位置上学东西和出成果很快,其实他在之前的工作阶段都有很好的业绩。正因为他曾在其他方面都不是平平之辈,人们才相信他在总工这个职位也能够做得出色。而对于他自已,正因为有前阶段把不同专业的工作都做到一定水准,有多专业的经验和视野,才在总工的岗位上很快成绩斐然。说到底在更深层次上,各专业其实是相通的,专业只是为说话方便人为划分的。

刘总所处的环境依然存在,所以他的坚守特别值得我们学习,这样既有利于地调院的大集体也完善自已个人。对工作的负责,使持续的工作保持高效;不断的求新和学习,使自已的潜能充分发挥。

一个单位,不管大小,技术和行政总是有缠扰不清的矛盾,如果总在计较是非而不是投入工作,不仅单位受损失,自已的业务也成长不起来。有的人因为自已主张没有采用,或领导的一个忽略,以为自已的工作不能得到肯定,放弃努力。还有一种可笑的小聪明,一件小活,一天能干完的,非要拖到一周去干完,以此显出工作多么艰难。这都是害人不利已的做法。刘总没有这样。还有人,埋怨自已所学的专业没有用上,又用“专业不对口”为自已工作没做好开脱。请问,你所学与所用的专业差距有刘总的“古生物”与“工程施工”差距大吗?岗位的跳跃有施工项目“工程师”到地勘单位的“总工”大吗?一个古生物专业的学生能把一个地勘单位的总工做得很好,地质类院校毕业的学生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哪一个专业的工程师呢?甚至有一些领导,在按排工作时也非要也找到所谓“专业对口”的专人。其实大学四年的专业学习怎么供得起身后工作一辈子?刘总如果没有不断学习的精神,在学校时就算是超一流的古生物专业的优秀生,毕业后死抱专业等待安排机会,那他现在一定还是单位里的一个混混;而反过来,他那样不断地学习,即使后来不当总工,在别的领域也一样会取得引以自豪的成绩。谋求专业对口不如实践专业精神,什么是专业精神?不管在什么岗位,都要求自已达到这个岗位的专业水准。刘总就是这样。


伟德国际娱乐